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明星 > 正文

高交会启示:新产业的“拦路虎”_12

未知 2019-07-05 11:40

  站在镜子面前,只需要挥动手臂,扭转身体,就能试穿各种衣服,并搭配箱包、靓鞋和饰品,试穿满意后,还可以直接在该设备上下单支付购买,这是今年高交会展馆上的服饰O2O购物体验店3D体感试衣镜。

  一台试衣镜2万块左右,1平米的店铺就能放下。该体感试衣镜公司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种新产品今年刚面市,既可以节省衣服摆放的空间,又减少店铺成本。

  本报记者连日来在第16届高交会展区采访发现,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可穿戴设备成为最热门的词,各种新产品展示现场,吸引了很多人前来咨询。

  而值得注意的是,新产业虽然发展势头较好,传统产业也在积极转型升级,但这过程中依然面临着一些拦路虎。

  新兴行业风向标

  作为中国高新技术领域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和平台,深圳第16届高交会在11月16日-11月21日5天内,向公众展示了诸多的新产品新技术,而这也被视为中国产业转型升级的风向标。

  用户只需一个手机客户端,通过WiFi连接,即使出门在外,也可对家里进行视频监控,遥控家中各种智能家居诸如此类的产品在高交会上十分常见,而且今年高交会还专门新增了智慧城市6号专展馆。

  工业和信息化部软件服务业司司长、巡视员李颖在高交会论坛上表示,随着政策红利的释放,智慧城市将迎来新一轮快速发展的机遇,并辐射整个智慧城市的产业链。

  李颖说,智慧城市建设以物联网为基础,以云计算为后台,以智能技术为核心,以信息安全为保障,与软件服务业紧密相关,全球市场预估在未来约有40万亿美元的市场规模,中国估计将有4万亿元人民币的市场规模。

  此前,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指出,我国未来十年在智慧城市建设方面的相关投资有望超过2万亿元,目前试点的193个智慧城市正在规划之中。

  北大方正信息产业集团副总裁胡奎告诉记者,智慧城市是个大概念,包括智能交通、教育、医疗、政务等多个方面,正是看到了智慧城市建设的重大机遇,方正集团才开始转型,从顶层方案设计到五个产业线,提供整套解决方案。

  比如医院,我们设想是把每个医院患者的诊疗资料,全部集中在一个数据库里,对同种病例的治疗,可以通过大数据模型分析出解决方案,但目前各个医院的信息不公开,也互不相通,这对医疗治理水平的提升也不利。胡奎说,智慧城市的建设,就是要让信息互联互通,通过各种大数据分析,整合信息提高效益。

  据IDC助理副总裁武连峰介绍,中国智慧城市建设总体从热向暖转变,市场竞争激烈,超过2000个中小厂商加入此市场,预期未来7年智慧城市的市场规模年均增长率将近15%。

  我们是从2008年转型做智能家居、社区解决方案的,主要面向开发商。深圳市聪明屋智能家电科技公司经理杨骐告诉记者,由于是新兴产品,公司业绩年增长速度在30%左右,2013年营业额超过2亿元,但毛利率约40%。

  但也有提供大型机器设备的参展商指出,目前智慧城市建设主要由政府主导,购买服务的对象主要来自政府,比如机器人环保监控,因新产品刚入市的价格偏高,民间很少运用。

  就连传统产业的地产商也在转型云服务平台,深圳天安云谷就是正在建设的智慧型园区。天安骏业总经理杨毅告诉记者,天安云谷通过整合入园企业,打造大数据平台,提供各类服务。比如统一公共食堂,给企业办证,或者是帮企业集中采购办公用品,承接所有企业能够外包的服务,让企业聚集核心业务发展。

  记者还注意到,在创业成为当下一种新潮流时,今年高交会首次设立了大学生创业专区,以及一些创客的展示,旨在为大学生创新与创业提供更多展示空间与合作机会。

  产业发展难题

  在这些新兴培育的战略性产业上,也面临着一些问题。11月17日,中国工程院在高交会论坛上发布了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车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最新研究成果。

  国家信息中心常务副主任杜平透露了一组数据,战略性新兴产业营业收入逐年上升,从2011年12.4万亿到2013年的16.7万亿,而占工业工体比重也从14.8%,上升至16.3%。

  但杜平同时表示,新兴产业仍面临着三大难题。首先是体制上,比如三网融合进展始终较慢,医药审批方面,创新型产品注册周期过长,国家医保目录和地方采购目录调整时间长等。在低空空域管制上,开放程度不够等,这些传统的体制机制问题阻碍了新兴产业的发展。

  其次是资本市场的支撑力度不足,新兴企业融资难,新兴产业企业发展潜力大,但是当前盈利水平低,也很难上市。最后是创新产品市场推广难,自主创新产品难以被市场接受,由于标准规范缺失,一些产品很难产业化。

  比如我国工业机器人的某些关键零部件与发达国家相比都存在一定差距,进口比例较高,这也就导致了国产工业机器人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致使企业宁可搬迁内地,也不用机器人代替。

  旭通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老板李先生感受很深,沿海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升级生产设备的较多,但由于珠三角很多工厂搬迁内地,人工成本也较便宜,且物流和配套跟不上,即使买了机器人,后期维修服务也很难。

  而记者走访发现,高交会上的电子展、光电平板显示展等传统行业,主要是通过升级技术来延续发展,这一类企业在转型升级中,面临的困难也较多。

  深圳市博敏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市场开发部副经理巫中南告诉记者,公司有四千多工人,主要做电路板,这几年利润率越来越低,2013年营收16亿元,但利润只有1亿元。

  传统产业的发展路径都差不多,刚开始进入时利润高,做的人多了,大家打价格战,导致利润下降,最后部分公司倒闭,部分转型升级。巫中南对记者说,公司从2006年就提出转型升级,2012年之前销售增长速度有30%-40%,但利润率被成本上涨不断地吞噬。

  转型艰难,但不转型就是等死。巫中南说,为了降低成本,2010年博敏电子转移至江苏盐城建厂,另外投资十多亿元在广东梅州建厂,而在产品上,从低端电路板向高端转型,以提高利润率,但因最近两年经济不景气,公司业绩增长也不快,而这几年转型还在投入中,回报周期较长,企业生存不易。

  在中小板上市的新纷科技市场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公司传统业务主要做防静电产品,但增长空间有限,倒逼公司转型培育新业务,在原来工业用品的基础上升级做民用产品,目前开始研发生产空气净化器和面膜,但还在市场拓展期,见效不大。

  但也有冲出重围者。传统产品的技术要不断升级,同时通过网络来推广增加销量,否则就被淘汰了。禾苗分析仪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通过新手段,尽管行业不景气,但这几年公司每年的营收仍在翻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