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探索 > 正文

妈妈做的什么酱会让人记到现在

未知 2019-06-07 14:04

普济做的香辣豆瓣酱拌面好吃的停不下来,不是市面上卖的老干妈、下饭酱,也不是菜谱里的各种香辣酱,是普济家传的、母亲手把手教的、所有吃货好友全票称赞的自己做的香辣豆瓣酱。

打从小时候记事起,每到夏天,母亲就要煮熟一大锅黄豆,然后裹上面粉,在竹席上大约半寸厚的均匀铺开,盖上屋后城墙遗址上砍割回来的鲜嫩黄蒿,就是一种蒿草。三天后里面的黄豆长满了绿毛,黄豆也结成了一整块,掀开就是一阵蒿草的提神清香。

这个时候拿到太阳下面掰开暴晒,晒干了就放到一个大瓦盆里,加满水,多放盐,搁在院子中间的两个板凳上,一天的太阳都晒到。然后的每天早晨用擀面杖完全的搅和一遍。不到十天就有了醇醇的酱香,一天的比一天浓郁。20天后基本的没有明水了,酱浓稠,喷鼻的香,酱色沉着,晒好了。然后收在几个瓦坛子里,吃到来年新酱晒成。

记忆最深的几件事,一是那时候空气没有什么PM2.5和PM10,老家丘陵地貌,土地被庄稼、草被和水100%覆盖,十天半个月不见桌面落灰尘,露天晒的酱从头到尾干干净净,就是下雨要盖上;二是祖辈菜农,房子周围都是菜地,各种夏季瓜果蔬菜琳琅满目,出门随手摘几条黄瓜丢在酱盆里是普济最爱干的事,过不几天捞出来就是难忘的下饭菜;再就是黄豆酱的吃法。

除了经常地作为炒菜调料,母亲经常的薅一把香葱,摘一捧辣椒,洗净剁碎,挖两勺子豆酱,拌拌放到干饭锅里。米饭蒸熟了,辣酱也好了,然后的这道开胃小菜就不下饭桌,每顿的佐饭,吃完为止,完了再做一小盆。

难忘的母爱总是伴随着家的味道跟随你一辈子。普济多年来一直的做着这道香辣酱,走的地方多了,经历的朋友多了,都对这道小菜称赞不已。做起来很简单,网上可买到原生态晒成的黄豆酱,市场买来辣味十足的青辣椒和香葱,三者的比例1:3:3。

青辣椒剁碎,香葱切碎,锅里芝麻香油炒香黄豆酱,再放进青辣椒碎和香葱碎,翻炒到青辣椒变色熟了就起锅。这是最基本的做法,当然的还可以添加肉末、豆腐末等。如果加肉,首推牛肉,熬得时间要长些,10分钟就行。那就是最美味的牛肉香辣酱,没有之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