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与新东方在线系同门 k12大班课模式的“跟谁学”能否逆袭?

未知 2019-06-06 14:11

中国网科技5月21日讯(记者 胡爱善)近期在线教育平台“跟谁学”在美提交招股说明书,有望成为在美上市的第一家主营k-12大班课平台。由于公司创始人陈向东曾在新东方工作14年,使得这家企业与新东方在线有着相似的基因,都钟情于大班课模式,其发展规模很可能后来居上赶超新东方在线。

“跟谁学”招股书透露,它是中国第三大在线k-12公司,公司采用的是在线直播大班授课模式。学生注册人数由2017年79,631人增加到到2018年的767,102人,实现近10倍的增速。

值得注意的是,在在线教育企业普遍亏损的背景下,“跟谁学”在2018年竟然实现了盈利,当年实现净收益为1970万元,上年同期是亏损8700万元。“跟谁学”给出的解释是:“公司的在线k-12与一般在线课程相比,大班课程有很大的溢价。”

过去几年,在线教育市场被资本普遍看好,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几个不同的赛道。鲸鱼小班课CEO曾总结出5种模式,分别是1对1直播、小班直播、大班直播、课中录播以及课前课后录播。而1对1在线教育由于能提供更好的体验和互动性,被中国家长和资本所热捧,其典型的代表企业有51Talk、VIPKID等,但是难以盈利是其最大缺点。

新东方在线COO潘欣曾表示,“1对1在线教育模式是典型的规模不经济,过度依赖电销是一个无底洞。”

从新东方基因中孕育出来的在线教育企业均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大班课模式。其中嫡出的新东方在线与另立门户的“跟谁学”俨然成为一对竞争对手。

“跟谁学”创世人陈向东曾是新东方二把手

“跟谁学”隶属于北京百家互联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6月由陈向东所创立,可以说这家企业里流淌着新东方的基因。因为,创始人陈向东自1999年至2014年1月在新东方工作了14年之久,曾担任武汉新东方学校校长、新东方副总裁兼人力资源总监,2010年起任集团执行总裁协助俞敏洪负责新东方的全面管理工作。

陈向东2014年1月发布的离职内部信中表示:“新东方已经成为其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最亲密的朋友在新东方……尤其是在2012年年底和2013年年初,我接连学习了两个关于领导力的课程,发现自己在人生的路径设计方面与自己的领导力并不完全匹配。离开新东方是一个异常艰难异常痛苦的过程。”

彼时,43岁的陈向东在休息不到半年后选择了创业, 2014年6月创立了“跟谁学”,其团队成员亦有不少是来自原来的新东方老部下。“跟谁学”官网介绍,公司在2015年3月30日,宣布A轮融资5000万美元,刷新了中国创业公司A轮融资纪录。

在线K-12赛道上,“跟谁学”有望赶超新东方在线

在新东方做执行总裁时候,陈向东虽有改革之志,但在面对一家巨无霸教育集团企业以及上面的俞敏洪时,显得有心无力。离职之后,陈向东创立的“跟谁学”平台在K-12赛道上正在实现对新东方在线的赶超。

“跟谁学”的主要运营模式是:在线K-12大班制,采用的是双教师制度,即每班配备一名教员和多名在相关科目或课程方面受过良好培训的导师。

而新东方在线的在线教育课程主要分为三个核心部分:即大学教育、K-12教育及学前教育。K-12教育是新东方在线要努力发展的项目,在其k-12业务中有双师大班直播课程和东方优播单师小班课。双师大班直播课程打一二线市场,东方优播单师小班打三四线市场。可以看出,双方发力重点都在采用双教师的K-12大班课。

从营收指标来看。截至2018年11月30日的六个月,新东方在线的总营收为4.77亿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长45%,毛利率为58.8%。“跟谁学”2018年的总收入为6.551亿元,相比上年度的1.21亿元增长了437.8%。

尽管双方数据的对比时间长度不一样,但也能看出,在营收规模上两者之间的差距已经不大。值得注意的是,“跟谁学”在2019年一季度的净收入已经由上年同期的4690万元,增加到2.69亿元,增长了474%。不出意外,“跟谁学”的营收规模在今年有望赶超新东方在线。

从利润指标来看。截至2018年11月30日的六个月,新东方在线录得经营亏损0.41亿元,财报解释为市场费用大幅增加所致,特别是k-12教育分部毛利率下降明显。“跟谁学”由2017年净亏损8700万元,到2018年实现净收益1970万元,2019年一季度净收益更是增长到3390万元。

新东方在线在K-12教育板块的毛利率呈现一路下滑态势。K-12教育分部的毛利率由2017财年的59%,减少至2018财年的39.2%,并截至2018年11月30日止六个月的16%。而“跟谁学”在2019年前3个月的毛利率为69.51%(当季K-12课程收入占比76%)。

影响利润的另外一个指标反映在客单价上。“跟谁学”的客单价在2019年一季度为1500元,相比上年同期增加500元。2018年截止11月30日的六个月,新东方在线K-12学生的平均开支为967元。

陈向东离职后不久。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新东方即使真正有问题,(死掉)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他毕竟每年培训几百万学生。“现在人们往往忽略了中国家庭绝大部分是独生子女,这些人天生情感孤独,需要兼顾面对面的班级教学和一对一教学。所以不要一谈到网络线上教育就是狼来了。真的丢掉自己的优势就完蛋了。”

陈向东的上述表态,说明其很清楚新东方存在的问题以及优势,这为其创立的公司模式奠定了基本框架,就是要做k-12教育,同时采用其最擅长的大班课模式。因为,大班课模式最典型的特点是营销费用占比低。

根据《财经国家周刊》此前报道,2017年新东方在线的营销费用占总支出约为30%,同期的沪江教育、尚德机构和51talk,营销费用率分别为106%、78%和77%。中国网科技发现,“跟谁学”的营销费用率同样很低,2018年一季度为29.6%,到2019年一季度上升到37.0%。

隐忧:49%教师没有教师资格证 过分依赖名师

“跟谁学”在对新东方在线不断追赶之际,其本身发展也存在一些隐忧,主要表现在过分依赖少数名师的风险。

2018年、2019年的前三个月,净收益来自前10名教师提供的课程分别是46.6%和46.4%。“跟谁学”表示:“我们对某些优秀导师的依赖可能会使我们面临集中的风险。最优秀的导师可能被竞争对手挖走,这将对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结果产生不利影响。”

根据国家规定,学科教育的老师需要有相应的教师资格证书,同时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在晚上8:30结束之后为学生提供辅导。截至“跟谁学”招股说明书之日,大约49%的教授K-12课程的教师没有相关的教学资格证书,一些K-12课程在晚上8:30结束。

标签